希宇

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
无论现实如何,惟愿梦想永在。

晴已逝,朝谁惜?

 “究竟要怎么样,我们才可以在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的顾惜朝,不复狂傲不羁,不复决绝狠辣,不复冷静淡定,不复潇洒自信,有的,只是无穷无尽的哀伤与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晚霞尽处晴已逝,明日天涯朝谁惜?

        顾晚的爱恋,就如同童话中的白雪公主与白马王子的爱情,美好的接近虚幻。远处的山峰,白云缭绕,苍翠隐隐,缥缈空灵,谓之仙山。仙山之美,在于它的不真实,在于那朦胧之态,缥缈之姿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日烟花,杜鹃醉鱼,花灯为幕,月下字谜,绿豆糕莹莹如玉,灯下人绰约似仙。他们的生活,宁静祥和,隔断了腥风血雨,隔断了鬼哭狼嚎,那么的美好,却又——不真实!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谁会相信,那个杀人如麻,狠辣无情的青衫书生,在妻子面前,竟是如此的柔情似水,温柔体贴,轻轻一笑间,就融了塞北的狂沙,化成江南的烟雨,淅淅沥沥中,折射的是似海深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丈夫,是一个人人敬仰的大侠。”那是他妻子的梦,一个温婉善良的女子对另一半的渴望。于是,他费尽心力,为妻子编织这个梦,让妻子能够平安喜乐,远离尘世喧嚣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只是,梦终是有醒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 屠尽连云子弟,炸平雷家庄园,血洗毁诺冰城——她千里寻夫,却在无尽鲜血中,知晓了她的丈夫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。她悲伤,痛苦,却又无可奈何。爱上了,离不开,她爱的已经不是那个虚幻的大侠,而是那个才华横溢的青衫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她想要救他,于是,她破坏丈夫的计划,救她丈夫的敌人,一次又一次,让他的丈夫失败,受辱。她以自己的方式,企图拯救她的丈夫,让他的丈夫能够远离江湖血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她错了,她忘了,“开弓没有回头箭”,她的丈夫,退无可退,背后,是万丈悬崖,退一步,就是死!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她绝望了,她发现自己无论如何,都救不了她的丈夫。无可奈何之下,她只能以自己的命,换丈夫一命,她希望她的丈夫能够活着,好好活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傅晚晴,顾惜朝的妻子,丞相千金,太后义女,温婉善良,以行医为己业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山川满目泪沾衣,富贵荣华能几时?
          不见只今汾岭上,唯有年年秋雁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死前,她含着泪,对着她的丈夫念了这首诗。

        富贵如尘土,功名皆虚幻,惜朝,你何时才能够明白?

       “仰知天文,俯察地理,中晓仁和,明阴阳,懂八卦,晓奇门,知盾甲,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自比乐毅、管仲之贤”,文武全才的顾惜朝,怎么可能不懂?

        晚晴,不懂的,是你啊!

        从小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,如何一颗在淤泥中挣扎求生的心灵对冲破困境的渴望?

        晚晴,你可知,你那清高自傲的丈夫,受到的是怎样的侮辱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妓院里长大的,婊子的儿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除了妻子是晚晴,什么也没有,什么也不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是个疯子!”
        出生卑贱,受尽世人耻笑;

        一身惊世之才,无人赏识;

        心比天高,奈何身为下贱,你丈夫的悲哀,你可懂?

        攀龙附凤,靠着妻子的裙带关系往上爬,这就是世人对他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骄傲如他,怎能容忍?怎愿容忍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证明给他们看,你没有看错人,我也不是攀高枝的人。今日羞作攀附,明日得势成龙,我不想你跟着我受委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介江湖草莽,出生卑微,一定要有所作为才能配的上你,才能让你活的快乐!”

        晚晴,你丈夫的这些话,你可曾听懂?你恐怕是不懂的。你不懂你的丈夫为什么如此在意世人的眼光,正如你不懂你的丈夫为何苦苦追求权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,但清丽出尘如你,终是无法体会一颗骄傲的心在受尽世人践踏后的不甘,渴望证明自己,渴望一展才华。宝玉岂肯任沙埋?

 

        横剑自刎,这一场千里追杀,这一幕逆水阴谋,终在这个女子的鲜血中终结。飞溅的血染红了宝剑,纤瘦的身体如飘扬的落叶缓缓滑落,安静而又美丽。在生命即将流失之际,她躺在曾经的恋人怀中,只是说着:“放过顾惜朝吧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我还是爱他的,只是,我不知道该怎么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晚晴,你若真的爱他,你怎么忍心,怎么忍心离他而去,丢他一个人,在这冰冷尘世。“我没有父亲,没有慈母,没有兄弟,没有亲人,没有知己,没有朋友,只有你这个妻子。”失了你,他就真的一无所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堂上那个痴痴傻傻的身影你看见了吗?那个抱着你的身体,一个劲地说着“晚晴,我们回家吧”的清瘦男子;那个刀剑加身却不知道躲闪的痴儿。晚晴,你看见了吗?你怎么忍心?

        何谓生不如死?何谓行尸走肉?此时的顾惜朝不正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残忍狠决自比鸿鹄的顾惜朝哪去了?那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顾惜朝哪去了?那个狂傲不羁不可一世的顾惜朝哪去了?那个踌躇满志不惧逆天而行的青衫书生哪去了?

        晚晴,你怎么忍心?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能忘记那一跪呢?傲气的狂放的嚣张不羁的顾惜朝。呵,你真的能当众跪下来,为了你所爱的人,你竟然真的可以!”——《白日烟花尽——顾惜朝此生何必?》这是我看的第一篇关于顾惜朝的评论,也是我第一次知道有那么一个狂傲的青衫书生,从此,一顾惜朝误终身。犹记那一跪,有屈辱,有愤恨,有不甘,但却毫不犹豫地跪下来,跪在仇人面前。那一刻,感动的又岂止是傅晚晴?

        “人人初见她的美貌都会瞠目结舌,不忍心伤害她一分一毫,她的美,无人能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让夫人醒着也能看见花灯,做梦也能看见花灯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我打算放下了,因为,我不能没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晴,我想咱们的家要有一个大大的门庭,有一辆马车,让你出入不用步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有她的爱才是我真正想要的,她是我今生唯一的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傅晚晴之于顾惜朝,是劫难。为了能跟她站在相同的高度,他更加残酷地逼迫自己,最终走向了万劫不复的末路!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晚晴为什么那么希望你成为大侠吗?因为她的心里有一个真正的大侠——铁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铁手能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铁手是晚晴的旧梦,是横亘在顾晚之间的又一重阻隔。

        忘不了,狂风暴雨中,那个浑身湿透的青衫书生,望着远处屋檐下的晚晴与铁手,满腔妒火,却终化为无限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若放不下,我愿意割舍。”
        那个从来要什么就自己去争的顾惜朝,什么时候如此悲伤无奈?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晚晴,你是爱极了,所以容不得她受一点点的委屈,容不得她有一点点的不开心。所以,宁愿痛苦,也不愿她为难。可惜朝,你错了,晚晴是你的妻子,她已经是你的妻子了。铁手只是过去,她现在只有你,只有你而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可叹,有情人终是难成眷属,就如某位评论中说的,他们要在一起,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傅晚晴放弃善良,要么顾惜朝杀死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黑暗与光明怎能同时存在于一个世界?

        顾惜朝,本为夜枭,便不该向往光明,奈何他不仅向往,还守护和追寻。       

 

 

评论

© 希宇 | Powered by LOFTER